본문 바로가기
  • Home

A Cultural Analysis on OuyanXiu's Record of Collecting Antiquities(JiguLu)

  • The Journal of Chinese Cultural Studies
  • 2009, (15), pp.491-506
  • DOI : 10.18212/cccs.2009..15.027
  • Publisher : The Society For Chinese Cultural Studies
  • Research Area : Humanities >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 Chinese Literature > Chinese Culture

박준수 1

1한양대학교

Candidate

ABSTRACT

宋代歐陽修被認為詩文專家,而對於他在其它面向的努力,諸如集錄古碑刻上所投注的心力,以及晚年餘暇在書法上的努力,則常為學者所忽略。筆者透過他的《集古錄跋尾》內容,試圖探討歐陽修集古活動的真實內涵。 本文一開始探從討集古愛好趨向,至於分析他的研究方法論. 筆者發現歐陽修的集古一事,應是在一股極為強烈的好古癖好下發生的,所從事的一項活動。因為古碑之蒐集,原本是可遇不可求之事. 辨識古文字,亦非歐陽修之所專擅. 而缺乏書法的權威性,也是他常感不足之處。還好在他專心致志的追索下,時有所得. 並且有幾位好友對他提供了不少意見,使他獲益匪淺,終於成金石學界的重要先鋒。《集古錄跋尾》除金石學之外,還可見其強烈的書法理論多創見,雖然這些論點,未必有嚴密之組織與架構,只是隨想隨記而散見於各碑碑末的跋尾,但也因此,若要研究歐陽修的書法成就、排佛思想及在史學上的創發,《集古錄跋尾》反倒成了最真實、最自然的資料。 接着本文針對他在《集古錄跋尾》裡有關書法的跋語,探求他在書學上的努力。經由資料的分析歸納,筆者看到歐陽修在書法上所付出的努力,其實並不遜於書法名家. 歐陽修在《集古錄跋尾》裡傳達出的許多見解,表達了他獨到的書法觀念,諸如,對書法的批評著重人品的修為,對書法的學習採取享受樂趣的方式等等,而他之於宋代前期書法的不振所提出的看法,也有助於今人對宋代前期書法的瞭解。 針於歐陽修在金石學上的創發,以金石證史,是他在史學上的一項創舉,歷代不乏學者對他作出高度推崇,本文詳加整理分析《集古錄跋尾》在史學上的實際應用與作法,以見歐陽修對史料的科學態度,並藉此感受他金石證史之功。由此書看來,歐陽修並不是全然肯定金石資料之正確性,因為他發現金石資料亦有其錯誤之處,若沒有進一步探討,而遽以證史,則恐有失誤。《集古錄跋尾》亦可提供歐氏對於文品德,而只是想藉金石以期不朽之作法.

Citation status

* References for papers published after 2022 are currently being bui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