본문 바로가기
  • Home

조선시대 초상화의 미학적 접근

  • The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Science of Art
  • Abbr : JASA
  • 2008, 28(), pp.211-241
  • Publisher : 한국미학예술학회
  • Research Area : Arts and Kinesiology > Other Arts and Kinesiology

Soonim Chee 1

1상명대학교

Accredited

ABSTRACT

朝鲜时代的画师们认为如果肖像画与对象人物相差分毫就不能成为此人的肖像。因此他们尽力将肖像画画得与对象人物非常相像。这样一来他们的肖像画就更容易达到逼真,也获得了以形象刻画精神境界的“以形写神”的“传神写照”之美学根据。 通过对作画动机类型的美学接近,可知:这些作画动机明确的御真和功臣像及耆老图像都是为了通过纪念其对象人物的禄勋及高德来告知后孙们的政治、教化、鉴戒为目的制作而成的。正因如此,这些作品成了具有超越日常欲望的,既权威又严肃氛围的传神作品。朝鲜时代的人们将肖像画看作可以传承及歌颂其祖先们可敬的精神与辉煌业绩而鼓励人们向祖先看齐的道德教育的源泉之一。 与此同时,在比较自由的氛围中制作而成的士大夫们的肖像,个个都具有较浓厚的士气,是非常符合传神写照的作品。尹斗绪和姜世晃的自画像都是士大夫自画像。因他们的自画像都是自我表露,是自己认识的自身形象,所以其与一般肖像画有不同点:尹斗绪的自画像不仅用其实验精神以独特的构图大胆省略,还用极致的事实性充分表露了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更令人领略到了其悲壮美;姜世晃的自画像面部表情及虔敬的姿势都很好地表现了他耿直清廉的品性,是形神兼备的出色作品。 上述肖像画作品都以其高水平的形神结合接近了传神美学。 第一、传神写照的境界。是指朝鲜时代肖像画通过对外貌写实、准确的形象描写表现人物内在的性格、人品、气质等的“以形写神”来达到了的“传神写照”的境界,即用形象画出精神境界的形神结合。这在现在看来也具有很大的美学意义。 第二、通过肖像画的道德性宣扬。朝鲜时代肖像画的人物不是王就是功臣、 耆老及士大夫,所以有这样的肖像画就已经是家族的荣耀。正因如此,肖像画作为道德教育的一个源泉具有积极的价值。他们的肖像画很逼真,达到了传神的境界。由此可知:艺术发挥了其作为社会功能的道德性,对人达到最高点‐“善”做出了贡献。 第三、通过“有”表现“无(道)”。通过“有”表现“无”可以用形似传神的创造方法来说明。如果肖像画画得形神具备,与人物的真实形象非常贴近,其“有”的形象,如“写真”可以让人感觉与真实人物一模一样的话,那么逻辑上人物所固有的无形的“神”也就可以被移到画中去。即将绘画之道阐释为:如将对象人物利用有形的形态一模一样地画下来,那么对象人物所蕴含的无形的“神”也会自动地被移到画中去的“以形写神”的概念。结果,可以通过对象人物的形象“有”表现作为精神境界的“无”的绘画就是朝鲜时代画得非常逼真的肖像画。 因此,朝鲜时代肖像画大多是由不知名的画师所画,而画这些肖像画的画家中不乏存在以没有表现好自己的艺术哲学世界为由自认为肖像画是欠缺艺术性的绘画题材的看法。可是经过对朝鲜时代肖像画的研究发现:肖像画具有不亚于其他题材的绘画之真实性,洗炼的笔墨使用等绘画要素,更可以确认到其具有形与神高度结合的“传神”的绘画美学意义。

Citation status

* References for papers published after 2022 are currently being built.